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這人很叛逆,一般來說,我對於吵得沸沸揚揚的東西,好奇度通常都會降到冰點。

        可是李安,怎麼說,光是李安這兩個字就夠吸引我了。那天,原本李安心寒於記者的無理發問,但我心想著:台灣記者本來就很腦殘,何必跟這些沒腦的記者認真呢?然而當我看完這部電影時,老實說,我也說不出什麼高明的字句,所有的景象轉阿轉,就像最後面王佳芝坐上的黃包車車上的小風車,轉著過去再也回不來的簡單,強烈對比著一般老闆姓的單純生活:趕路,是為了要燒飯;而王佳芝趕路呢?應該問,麥太太趕路是為了什麼?家在哪裡?有朋友對我說,他覺得也沒外面人講得多了不起阿!劇情很簡單,他覺得沒什麼特別的。但我個人認為,如果以劇情複雜特效一流大片相較而言,他的確很「含蓄」,但也就是因為他是如此的低調不誇張,你就必須用更細膩的眼光與心思去感受他。色戒不是給你看場面、特效與複雜手段,而是要你去咀嚼他的細節、手法、情感轉折的。

Jasmin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我感到快樂,那是因為我覺得人生的每一件事情,我都可以自己決定。請容許我自私的要求,讓我這一次有自己決定的機會。因為聽說,提出分離的人,總是比接受告知的人,更輕鬆快活。

        事實上,我們誰也不能預測,這故事將會怎麼個發展。但理智的我的那部分告訴我,故事的結局將是你會離開我的人生,一如過客。至於留下多少痕跡,那都將隨著日子的反覆發酵與沈澱,發展出另一種氣味。我相信,人生所有的傷害終究會幻化成一種甘美的酒,永留心頭。

Jasmin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