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曾經很投入的認真過。

當我還是大學生的時候,一心一意只想考上研究所,腦袋裡想的是去學習我真正想要的科學,去做我覺得很炫的實驗,去看看什麼叫做細胞、老鼠、DNA;當研究生的時候,從沒想過我睡得夠不夠、吃得好不好、累不累,只想寫一篇像樣的論文,發一篇期刊、解決幾個問題;工作的時候,我想著如何真正來玩生物,解決疾病,發展新藥。等到有一天我發現生技大餅被潑了冷水時,半隻腳已經踩在懸崖邊了。

Jasmine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