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29 Sun 2009 21:57
  • 郊遊

冷水坑 

就好像自己生了個女兒一樣,會幫他照相,餵他吃東西,怕他冷了、或是熱了,下班回家也是先弄東西給他吃,在弄東西給自己吃。

托托似乎不太喜歡坐車子,他坐在車子上特別乖。也許暈車?也許他害怕不知道要去哪邊?也許我們都高估他了,他根本沒搞清楚為什麼地板會震動,然後就跑到另一個奇怪的地方了。在陽明山,好多人帶小動物上來,托托一點也不害怕別人的小狗,常常大搖大擺就湊過去嗅嗅嗅,然後覺得無趣味的轉身離去,跳去他覺得有趣的地方。大老遠瞧,他不動還真看不出來是兔子,不過這樣的機會不多,要不是單眼的快門夠快,我們還真捕捉不到他「偷笑」的模樣。

就這樣,我開始參與托托的世界,托托也開始參與我的人生。

Jasmin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自從我養了兔子,很多人都跑來問我:「為什麼養兔子?」或是問「為什麼『養的是』兔子?」

這問題就跟「我為什麼換到這間公司」一樣。就覺得想養了,就養了。

名托托,字阿垂,原本流浪在新莊,被好心人送到「流浪兔中心」照顧之後才輾轉由我認養來的。是的,你沒看錯,是流浪「兔」中心。咱們台灣真是一個充滿溫情的地方,這些也許是被原主人棄養的,也許是和原主人走失的兔兔,只要送到這中心,就會有人協助就醫、整理、教導,然後轉交給適合的飼主。以前,最常接觸到兔子的地方是實驗室的動物房,我非常不樂意在實驗室和動物們培養感情,因為往往你開始懂他的語言的時候,就是要將這些動物犧牲的時候。有時後,我覺得人類是自私的,這些動物犧牲生命換來一項項人們的藥品,雖然所有的實驗不全然都是為了人類,但至少七成以上都和人類文明有很大的關係。

也難怪,我曾經碰到一個客戶,很認真的說:我不要任何積極性的治療。或許他是對的,也或許,如果有一天真的生病了,也會希望上帝憐憫。但我非常同意,人們濫用地球資源的成度,已經超過地球的負荷了。

Jasmin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