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水坑 

就好像自己生了個女兒一樣,會幫他照相,餵他吃東西,怕他冷了、或是熱了,下班回家也是先弄東西給他吃,在弄東西給自己吃。

托托似乎不太喜歡坐車子,他坐在車子上特別乖。也許暈車?也許他害怕不知道要去哪邊?也許我們都高估他了,他根本沒搞清楚為什麼地板會震動,然後就跑到另一個奇怪的地方了。在陽明山,好多人帶小動物上來,托托一點也不害怕別人的小狗,常常大搖大擺就湊過去嗅嗅嗅,然後覺得無趣味的轉身離去,跳去他覺得有趣的地方。大老遠瞧,他不動還真看不出來是兔子,不過這樣的機會不多,要不是單眼的快門夠快,我們還真捕捉不到他「偷笑」的模樣。

就這樣,我開始參與托托的世界,托托也開始參與我的人生。

Jasmine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