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這一年走得很詭異。

詭異從無止境的低落,回到光明,然後又摔入無止境的低迷;詭異從酸甜甘苦,回到苦澀酸甜;詭異從人們來到這人世間,又離開這人世間;詭異發生在連播放了十年的101煙火,卻好似十年前的煙火一樣,沒什麼差別;詭異在抱著聽不懂人話的兔子鬼吼鬼叫,卻比對著人們講話心情愉悅。

坐在回台北的車上,我發現勇氣被剝奪走,卻要不回來。很多話卡在咽喉,吐出嘴巴之前,又詭異的發現原來說與不說都不重要了。

今天,一月五號。現在,晚上九點四十九分。暗自祈禱現在許下新年希望仍沒逾期。我很希望我能道出什麼有深度的鬼東西,但偏偏現在莎士比亞離我很遠。越想摻透什麼,就越難摻透些什麼。

Jasmin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