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讓我非常氣憤的新聞。
新聞 海葵      自從在南台灣潛水之後,我就對海底森林迷戀不已。潛水地點很多,每一地點總有功課要尋找、要探訪,每次潛水我都盡量小心翼翼不碰壞任何珊瑚海葵或嚇跑小丑魚。印象中有一次,岸潛的目標是尋找一個小丑魚家族,半年前探訪時有八隻大大小小不等的小丑魚生活在一株海葵中,尋找到後拍了幾張照,數一數已經有14隻。小丑魚感覺起來是一群很單純不具攻擊性的魚種,每回拍照,如果有用燈光,他們會被短暫的燈光和盯著他們看的相機嚇得呆一下,然後又若無其事的游來游去,好像已經很習慣我們這些潛水客的參訪。
 
      有朋友有習慣潛水,但我仍然不能接受魚獵。很抱歉,也許漁民捕魚傷害比我們魚獵大,但我仍希望海洋賞賜給我們這樣富饒的景觀的同時,別再得寸進尺索取更多。
 
【聯合報╱文/程思迪】

      一對住在蘭嶼青蛙石二十米深海的小丑魚(克氏海葵魚),潛水人在八月時還看到牠們的家完好無缺(上圖),但十月底重訪舊地時,可能是漁民拿走了可以賣水族館的海葵,小丑魚的家不見了(下圖)。

      對小丑魚來說,「家」應該是白色海葵柔軟觸鬚圍成的溫暖海域。

      「家」毀了,小丑魚為何不走?潛水人這才發現,在洞口的礁壁上,附著數百顆的淺紅色魚卵,原來小丑魚為了守護下一代,死守傾頹的家園。

Jasmin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