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想改行,當家庭主婦、麵包師傅、農夫或是清潔阿嗓都比在這邊苟延殘喘來得好,尤其是我昨天聽的演講,更讓我肯定我的想法是正確的!
        
        話說昨天的演說吧!研究某種金屬污染水源之後對人類的影響。人們藉由飲用了污染的水源而得到不同程度的疾病,這已經是五十年前就肯定的事實。而現在,追根究底要探究事物的本源,這就是所謂『科學家』的責任。

        好啦,這位演講者收集污染地區人們的血液當檢體,依照『中毒程度』等等區分成不同組別,每一組的血液中都透露出與常人不同程度的某些基因的不正常表達。將這皆被表達出來的基因統計一下,可以發現有共同的、也有相異的。

        說到這邊,不是從事科學研究的人大概會睡著,從事科學研究的也不一定有興趣看下去。這位演講者挑了一個基因繼續研究下去,而他挑的是每一組都共同被不正常表現的那一個,因為他覺得這個應該最有價值。問題來了,他重複
check這個蛋白質的確會不正常表達,但卻沒有去探討這個蛋白質為什麼會被表達。上游不知到,下游卻拼命做,這是很多做研究的人共同有的缺點。

有人在這時候舉手問:『為什麼挑這一個?』

演講者:『因為交集當中,這是唯一一個三者都有表達的基因。』

詢問者:『那你有做過其他的金屬是不是也會促使這個蛋白質(基因)表達?』

演講者:『沒有,因為下面的數據很明顯會被這個(金屬)促使表達(體外實驗,用細胞)。』

詢問者:『那你有同時做其他金屬的刺激嗎?一樣做一個慢性和急性的刺激?』

演講者:『沒有,慢性要做二十代,這要很久爺~』

詢問者:『……,二十代,不就三四個月嗎?』

這時我已經不想再聽下去了。聽起來說白話一點,好像是:
問:你為什麼要挑這一個基因研究?

研究人員:因為他看起來最Hot,應該申請得到錢。

問:那你有沒有做過別的測試,來證明你的假設是對的?

研究人員:沒有阿,我做的control還不夠喔?不過是混口飯吃嘛!幹嘛這麼認真?

        連中研院都有這樣的研究人員,我不知道台灣還找不找得到科學家?我並不是說要有絕對的熱忱才能從事科學研究,而是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鍾,既然要敲鍾,就要敲準一點敲響亮一點。連你都覺得無趣時,下面的人又怎麼想繼續演下去?這邊多的是找個看起來好像有趣的東西,依順著『實驗法則』研究下去的『學者』,至於做出來的數據有多少有用之處那將來再說,或是掰個理由告訴我『純粹想多瞭解大自然』,屁!鬼才相信!那你去研究蝴蝶毛毛蟲就好啦!


Jasmin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