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在無光害無月亮的地方,看到的星星幾乎可以佔滿整座天空。

        這一天剛好是中秋節前夕,月亮很大很圓,雖然沒有”佔滿整座天空”的星星,但我有點缺氧的腦袋加上輕微的近視閃光,我看到的星星整整比別人多出一倍,就連月亮都是兩個。夜間八點就熄掉所有的光源,但睡不著的人還是很多,高山上空氣冷冽而稀薄,一抬頭就會頭暈目眩,但我仍然很貪心的、很貪心地想要看盡天上所有星星。

2:00 AM,我吃過最早的早餐

        不到半夜一點半,就已經有人希希悉悉開始梳洗、整理裝備。半夜兩點開始吃的早餐還是福哥準備的,非常家常又豐盛的清粥小菜,即使天寒地凍頭暈目眩,暗夜根本看不清楚吃到什麼的我還是吞了兩碗,吃完整個身子都暖了起來。餐後檢查裝備,穿起所有最保暖的衣物之後上路,所有的人都帶起頭燈,一副全副武裝的模樣從排雲山莊的後方小徑起步。

        總長2.4公里的路上先是Z字型的道路爬升,過了約一小時左右開始變成碎石路,走在碎石路時右邊是黑漆漆的懸崖,左邊是峭壁,抬頭往上瞧可以看見多到非常亮又多的星星,往上面山壁看去還可以瞧見走在前頭的隊伍,頭燈一排排很清楚的讓我們知道我們還有多少路要走,看了會腳軟,因為已經快吸不到氧氣了。

        走在碎石路上,福哥不斷提醒著我們還剩多少路途:剩下不到一公里唷、剩下七百公尺、五百公尺…,碎石路上有許多路段設有鐵鍊可以方便攀爬、避免失足,大大小小的石塊給我們當墊腳石,依循著福哥走的路爬著,常常很洩氣的在走了一百公尺路途後以為快到了,轉個彎又是一條碎石路要走,五十公尺感覺有五百公尺那樣遠,我大口大口呼吸幾乎把我這一輩子可以吸的氧氣都用光了。想起以前上的人體生理學,像我這樣大口呼吸的結果是頭暈目眩,四肢發麻,而現在大口呼吸反而讓我舒服許多。

手腳並用虔誠而進

        到最後兩三百公尺的時候,已經接近風口路段,這時必須放下登山仗,運用空出來的雙手攀爬上去。風口的風勢大概有中度颱風這麼大,不知道是不是強風吹拂的關係,讓我的高山症狀減輕許多,此時的天已經亮了許些,星星不見了,換上的是眼前重重山脈和雲海。

        「還有五十公尺!」這樣的進度報告已經聽了好多次,但終點還是那麼遠,曾幾何時就連二十公尺都讓我覺得如此遙遠?但人都爬到這邊了,說放棄也太晚了。再往上爬十分鐘,好像有一小時這麼久,慢慢的,我看見天堂般的陽光刺眼,然後聽見歡呼。我們大概是倒數第一或第二抵達的隊伍,在這攻頂的路途,先出發不代表先抵達。此時太陽剛好升起,我們癱坐在面東的石階上放眼望去,群山皆在腳底,但即便如此,我還是覺得自己好渺小。福哥不知到從哪邊變出來的熱咖啡,吆喝著大家喝咖啡取暖(崇拜到眼睛泛著淚光),在曙光的另一邊可以看見阿里山脈,我不確定祝山的位置,不然我很想大聲向祝山上面看日出的人們打招呼。記得2003年的秋天,我們站在祝山看玉山主峰的日出,事隔三年,我站在玉山主峰招手呼喚。

 
@@日出東方,來杯咖啡吧                                                          @@此時正思索要不要打電話叫Yaya起床

踩在我腳下?

        即便登上東北亞最高峰,我還是不敢說我征服了誰,就算爬過聖母峰,我們還是無法呼風喚雨。我知道我相機裡面有一半的照片是重複的,但我還是忍不住想再多照幾張,我怕我有一天老了、痴了,會忘記今天所有的感覺。

        怎麼上山的,就怎麼下山,這句話說來輕鬆,但萬事起頭難。往下爬的時候我還真有點猶豫,一手抓著鐵鍊一手扶著石塊,還要尋找方才來時路才能順利下山。這一天天氣特別晴朗,太陽出來後,剛剛的風口風竟然停了,像是瞬間定格一樣。經過剛剛摸黑走來的路線在想起來都有些不可思議,原本有的高山症狀一掃而空,還怕到了山下會不會覺得氧氣太多太奢侈。

 
@@玉山主峰                                                          @@面對群山,你怎能征服

        回到原本的排雲山莊還有熱騰騰的八寶湯喝,整裝上路,趕在天黑前回到山下。這一天天空藍的很驚人,從山上走到山下,總算看清楚所有的景象,面對今日登山的遊客擦身而過時還彼此加油打氣,像是做過什麼很偉大的事情一般,心裡滿滿的都是陽光。下山最後面的3.5公里我已經不復記憶我是怎麼完成的了,只覺得雙腳已經不是我的腳,但他還是規律的往前踩著。如果你問我這輩子會不會再來?我當下是斬釘截鐵的說:不會!因為我記得所有的路途,少了那種「只剩下幾百公尺就到摟」的謊言我覺得我一定不肯走;但就好像剛生產完的婦女,你問她還要不要再生?她一定很恨的說不要,但過一兩年,你在醫院裡面肯定還會再見到她大喊:『都是你害的啦!我不要生了啦!』

 
@@三年前的祝山看日出                                                             @@當時9℃的清晨

摩登原始人

        回到台北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鐘,地點是台北火車站旁的大馬路上,面對來來往往的「台北客」,我彷彿置身在摩登時代的原始人,一身裝備齊全外加登山仗,狼狽不堪的模樣還有疲憊到不行的身體,一步一步走往回家的路時被路人甲乙丙指指點點。我以為回到家中看到床鋪我會直接昏倒,但疲累到極點的時候卻睡不著。

        之後呢?之後的幾天,原本沒坐過電梯的我都變得很不要臉的上樓下樓都按電梯。很抱歉,我的羞恥心這幾天要收好關在衣櫥裡,兩腳還能正常前進已經是大幸,但要我下樓梯簡直要我的命!原本健步如飛,現在像是裹了小腳的婦人搖搖擺擺,惡虎突然變成小綿羊,連中秋節的烤肉生火技術都有失水準。

 

 

Jasmin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Ray
  • 與同行伙伴分享這次登山之旅的照片,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br />
    同一個景,完全不同的詮釋。<br />
    尤其因為每個人在隊伍中的相對位置不同,常常可以看到互拍的情形。<br />
    兩相對照,特別有趣。<br />
    <br />
    照片就好像參與者的眼睛,鏡頭下呈現的是觀察者主觀的角度。<br />
    就像同樣一次旅行,在每個人心中的生命印記卻是完全不同,是同樣的道理。<br />
    <br />
    這幾天,跟不同的伙伴聊到這次玉山之旅時,<br />
    每個人心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情,竟有著如此有趣的差異。<br />
    <br />
    看完你的文章,也讓我聽到另一種不同卻也美麗的聲音。
  • RedClass
  • 的確,因為有分享交換照片<br />
    我才得以看到登頂的路徑俯視圖<br />
    這真的是很難忘的旅程<br />
    <br />
    話說回來<br />
    安扣瑞什麼時候要自己開Blog寫東西阿?<br />
    讓我們也可以上去撒野一下~
  • chefyaya
  • 對阿 明明就是那個最愛拉著別人來分享一切的人<br />
    還在那裡裝客氣不開blog..<br />
    就是愛到驢舍來鬧就對了<br />
    哈哈哈
  • RedClass
  • 驢舍?<br />
    謝謝喔~<br />
    改天來掛個牌子在門口<br />
    裡面要用稻草鋪一鋪...
  • Ray
  • 我怕我有了blog之後,<br />
    會把Ray&#039;s theory過於發揚光大,<br />
    每篇文章都會欲罷不能。<br />
    <br />
    至少在別人家撒野會收斂點,<br />
    有字數一千字的限制。
  • Ray
  • 嗚嗚嗚~我發現都沒有我的照片~<br />
    <br />
    都不拍我,給我記住!
  • RedClass
  • *3(MSN表情符號)<br />
    什麼照片啦?你說玉山行喔?*3(再一次)<br />
    <br />
    這叫做隱私權<br />
    不懂?去問那個最懂得人~*3
  • RedClass
  • 最好是欲罷不能...<br />
    鼻要藉口一大堆,安扣~
  • Ray
  • 好兇喔<br />
    <br />
    不看就不看咩~<br />
    <br />
    乖乖躲回家看自己拍的照片!
  • RedClass
  • 哈哈哈哈哈.....<br />
    <br />
    最近火氣很大<br />
    來寫一篇罵人的好了...<br />
    比較消暑
  • chefyaya
  • 安扣瑞你真是ㄋㄠ<br />
    原來你那行走江湖的血性漢子只是個幌子<br />
    骨子裡就是個"娘"字<br />
    <br />
    *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