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急著翻牆逃離這裡,在這邊我所親身見到碰到的都還只是幼稚園階段,最嚴重的通通不在我實驗室裡面。

        隔壁的老K是實驗室的老闆,相當聰明年輕,許多老一輩的老闆都還會常常來請教他。

        老K除了聰明才智之外,還有過人的體力與激怒人的本領。在他底下做事絕對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除了要應付他發洩壓力的指責你實驗作不對等等,還要忍受他突如其來的人身攻擊。有一回他指責實驗室的助理哪裡不對哪裡不好,突然來一句:「妳知道妳為什麼交不到男朋友嗎?」

        啊~多麼痛的領悟,原來我交不到男朋友跟我實驗作不好有很大的關係,而且還要拿出來在辦公桌上討論。

        這不打緊,過兩天,這位助理痛定思痛,決定不再為工作賣掉青春,要出去逛街釣男人放鬆壓力。就在她才剛關掉電腦還沒有開時收拾,老K又開罵了,左一句問進度右一句加實驗,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剛剛的什麼牛肉麵排骨飯瞬間化為烏有,方圓百尺內唯一買得到的只有「醉」,地點是7-11。

        如果你以為他和咱們家的師母沒事耍耍小孩子脾氣而已,那你就大錯特錯了,他還會來一招「朝令夕改」。昨天才和他討論一個多小時的實驗方法,今天就指著你的鼻子一副唯你是問的樣子破口大罵你幹嘛這樣做?是誰教你這樣做的?你是跟誰學來的?如果你這時候很鎮定的跟他說那是我們昨個兒討論出來,是他指定的方法,他會說:「我叫你這樣做你就這樣做?你難道一點自我省思的能力都沒有?我真不知道台灣的教育是怎麼了,怎麼教出像你這樣沒有思考能力的垃圾……。」

        那麼,要是你膽敢私自有「思考能力」去改變實驗方法呢?那你鐵定黑到無法自拔。

        「誰叫你亂改實驗的?是誰教你這樣做的?嘖嘖,台灣的學生就是這樣,偷懶嘛!叫你這樣做你就是不乖乖這樣做balabala…」

         Good~一位做研究長達十年的助理信心滿滿的認為他可以解決這樣的鬼打牆,在討論完畢後隔天作實驗之前,一再向老K確認。第一次確認的結果:「你幹嘛這樣做?我有叫你做A方法嗎?有?不對不對,應該用B啊!大腦想一想嘛…」第二次確認:「幹嘛用B?誰教你這樣用的?我?我叫你這樣你就這樣啊?想一想嘛!不然怎樣?不然就A和B都做吧!」要是你膽敢質問他這樣的實驗結果不會有意義,他大概會把你轟一頓,內容大約就是你怎麼做實驗這麼久一點獨立思考的能力都沒有?

        鬼遷到台北還是鬼。

        除了鬼打牆的遊戲他特別喜歡之外,他還有逼人於死地的獨門絕招。

        實驗室H男是個倒楣鬼,什麼題目不好抽偏偏抽到一個要每隔一小時測試一次的實驗。如果測試在白天就好了,但偏偏一個實驗下來一定要連續超過24小時,言下之意,你要犧牲睡眠在實驗室整夜直到天明。 H男拉下苦臉,在老K的威脅利誘下他終於答應做這鬼實驗。老K說,做整夜沒什麼關係阿,大不了隔天早上放你回家睡覺,就當補假。好吧!老闆這麼有誠意,小弟也要恭敬從命。

        一次兩次,都在隔天早上將跑出來的數據放在桌上然後回家睡覺,然而一個月過去了,老闆開始覺得你留隔夜作實驗室是多麼的理所當然,兩個月後就覺得你為什麼還要回家?

        「回家睡覺?睡一整天?睡覺睡個三、四個小時就好啦?睡這麼久幹嘛?就是懶嘛!台灣的學生都這樣,一點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外面的是界多競爭…」然後開始拖延他回家補眠的時間。

        機器一台:百萬;健康:無價!他撐得了一整年每天睡三小時就有蕭美人的健康膚質,並不代表每個人都可以這麼耗。

        比起老K,我的老闆算是天使。

        不對,比較像神父。

        老闆T是個虔誠的基督教徒,每每聚餐他總是要引領大家祈禱,感謝主的恩典等等。這是每個人的信仰,我非常習慣也尊重。但當科學碰上宗教,究竟誰會贏誰會輸呢?不知道你曉不曉得,有些人喜歡在汽車後面貼上一隻魚的圖案。這隻魚有時候只是兩條弧線簡單的勾勒出魚的模樣,有時候中間還會寫上字,通常是Jesus。如果你看到魚的肚子長出腳,那就是達爾文的進化論對抗上帝。若是你看到魚的雙腳朝著天空,那就表示”達爾文主義已死”。好幼稚的遊戲,轉回話題。老闆T是個科學家,也是個教徒,他曾在宗教刊物上發表文章,說明生命的偉大與奧妙,可是所有現在未解的迷惑全都用「這一切都是上帝創造的」來說明,實在讓我一頭霧水。有時候大家實驗作不順,當大家在meeting的會場上努力思索如何解決時,他也會說:「來~讓我們一起禱告,希望上帝可以引領我們balabala…」非常神奇。

        我常覺得,能在這邊當上老闆的,一定都是神經病,不然就是有訓練出神經病的本領,一點也沒有誇張。已經不只一次聽到誰家的誰誰誰進醫院,誰家的某某某憂鬱症發作亂摔東西;也不只一次懷疑自己是不是也有神經病,要嘛躁鬱症或是強迫症;只是會留在這邊的每個人都有自己言不由衷的苦,但是馬拉松大賽中途陣亡的不在少數,再過一陣子姑娘我也要舉白旗抓浮板,祈求能平安脫困長命百歲。

Jasmin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suchiayi
  • 我比較好奇的是<br />
    結果上帝有引領你老闆<br />
    把實驗給做出來嗎<br />
    哈哈哈
  • suchiayi
  • 你們老師的禱告上帝有聽到嗎<br />
    有引領他把實驗做出來嗎<br />
    呵呵
  • RedClass
  • (這個爛無名,系統怪怪的...)<br />
    <br />
    基本上勒,心理作用大於實際狀況<br />
    就好比我們只要實驗做不出來<br />
    就拿著仙草蜜去拜拜<br />
    其實有著異曲同工之妙<br />
    <br />
    然後你也不能對著祂說:「仙草蜜也吃了,好歹給我個像樣的data吧!」<br />
    (以上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br />
    <br />
    PS今天一早就被颱風尾掃到,女人真麻煩...
  • suchiayi
  • 哈哈<br />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 mayu8213
  • 看了你這二篇「中央精神病院」<br />
    把它po給我曾在你們精神病院工作過的朋友看<br />
    呵,我只能說他心有戚戚焉<br />
    換他瘋狂的跟我說著他之前工作的八卦+勞騷<br />
    愈聽就愈覺得你們那還蠻有趣的嘛<br />
  • RedClass
  • 謝謝你用有趣來形容<br />
    我會盡量去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