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科技始終來自人性(,人性始終源自於惰性)。但科技之後,你記得人性的原始模樣嗎?

        大概十年前,我有幾個要好的朋友在海外唸書,定期在信箱中收到他們親筆寫的越洋信函經常是厚厚的一疊,隨信附上手比著
YA!(不知道是誰發明的)搭配著的可能是加拿大冰河、三番市的漁人碼頭或是他浪跡天涯隨處拍攝沙漠風光的背景,可能還會精心護背不息成本加上兩塊硬紙板一起寄到台灣。每每寫給他們的回信,總是要花上許多時間寫到手酸眼酸,還得配上幾個小圖案才能表達我的喜怒哀樂,貼上不同的特色郵票好讓他保存並想念家鄉的景物。要不是上回寫信給一個小朋友,我已經回想不起來,最後一次親筆寫信貼上郵票的時間是什麼時候。

        最近電視台除了強力播送哈利波特一到四集之外,前幾天看了一部舊片「全民公敵」。反正大概講述的就是人們發明機器人替人類服務,到最後卻反被機器人反攻。他們想要搶奪人類控制的天下成為主宰而不再被奴役,頗有
AI人工智慧的感覺。

        地球一樣在轉,但世界變化的腳步卻越來越快了。以前和朋友相約,總是不忘事先詳細說明約會的時間、地點,例如「新光三越前面右手邊的石獅子」,然後等到約會時間逼近,假使我們還在公車上搖擺,一定會擔心得如熱鍋上螞蟻,深怕錯失了十分鐘會從此和朋友失聯。從學校畢業一定會傳一本本的紀念冊,上面大家必定會詳盡填上姓名電話地址生日星座血型,就差沒把身份證字號家裡幾個兄弟姊妹爸爸的職業媽媽的嗜好家裡小狗會不會汪汪亂叫都寫上去,好像哪一天要是斷了聯繫,還可以手持當年精心寫下的線索來個尋人大挑戰。以前買個
CD或卡帶就很酷很炫,雙手小心翼翼捧著歌詞單慢慢的翻,比翻閱課本還小心,如果隔壁阿強樓下阿花對面的小明都想借來聽聽,還會拿出登記本有如漫畫店老闆板著臉咳咳兩聲恐嚇阿強借聽時間已經到了,下一位阿花請待命。等到電腦時代跟踏進我們的世界,學會PE2還可以很搖擺。等到windows出來,發現有word等輩如此神奇的東西時,連練習打字都變成一種遊戲。

        時代變了,習慣也變了。現在約會只要把對方的下午時段「包下」,說了「新光三越站前店」的通關密語就可以悠哉悠哉,即便屆時捷運還在地底下亂竄,一通
09xx開頭的電話就可以搞定。畢業前夕交換的不是紀念冊,變成人手一隻手機輸入大家的電話,或許還可以現場及時拍攝大頭照,以後要是阿強成名了還可以到處炫耀:「你看,我就跟你說我真的認識阿強」!什麼CDDVD,除了古典音樂爵士藍調,管你是S.H.E.還是周杰倫,KKMAN聽不夠跟小明說一聲,FTP站一開要什麼有什麼。就連我家信箱,除了會跟我討錢的信用卡帳單、電話費帳單,就是叫我花錢的百貨公司DM,就算難得有手寫的收件人信封,也多半是詐騙信件直銷信件,或是網路敗家後的「貨品」。

        然後,我們的感情變薄了,總覺得有緣自然會相會;一個手機電話一串
MSN帳號,就算浪跡天涯有緣總會找得到,所以自然不會定期去聯繫;什麼事情都電話裡講MSN裡說,好像動手寫信也變得落伍,所有感情都能在最爆點的時候發洩給朋友知道,自然連字怎麼寫都漸漸遺忘;甚至,上郵局只為了領錢、翻信箱只為了等待前天網路上買的隔離霜、搬家也不見得要申請家用電話、就算有一天流浪海外,朋友也可能在你都要回台灣了才知道這一年原來你都消失在文明世界。翻著數位照片也不再這麼珍惜,比起泛黃的舊照,你的淚水恐怕沒認真掉過。等到連e-mail都充斥著垃圾信的時候,我不知道究竟是科技來自人性、還是科技操弄人性。

        我甚至懷疑著,我究竟戀不戀舊情?

        如果有一天,你收到我親筆寫的信函,請你相信,我心裡還記得你。

        
        沒錯,你猜對了,我下禮拜又要報告了


Jasmin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yu8213
  • 經你這麼一寫<br />
    之前唸書的時候朋友一二個都在國外,總會期待國外來的信件<br />
    自己也會寫上厚厚一疊寄出去<br />
    把這一二個星期所有發生的事全部寫出來,然後再附上幾張可愛卡片或是貼紙<br />
    現在…<br />
    朋友依舊是在國外,但寫信已經變成…寄東西給她而附上的memo紙<br />
    連絡,還是msn較快<br />
    時代真的再變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