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爆炸的時代,或許早在五十年前人們就已經預測到了,但人們的相處模式與社會發展,恐怕沒有人能預測到。

照道理來說,人口密度越高,人們認識新朋友的機率應該也會跟著攀高。這是藉由物質的碰撞定律中,密度越高物質間彼此碰撞的機率也高的白癡守則去思考的,好像是很理所當然的。不過,藉著許多工具,這碰撞機率已經無法計數。

每每看著入口網站、垃圾廣告信等裡面的交友網頁,都覺得好像與我無關。總認為,那都是年輕小朋友的玩意兒。直到我發現身邊充斥著與我一般年紀,甚至年長我許多的長輩都對交友網站躍躍欲試,我才發現問題原來出在我身上。

A朋友在yahoo match找到知己、B小姐在myspace碰到Mr. Right、C先生在某FaceBook網站抒發心情……,太多太多身邊的男男女女藉由網路世界連結現實世界。他們或許在現實生活中對陌生人冷淡,但卻可以在網路樂園中對著陌生人掏心掏肺。當我們與一大群相關的不相關的人擦身而過時,還能說得準什麼才叫做緣分嗎?

印象最深刻的是以前認識一位長輩,因為與先生相處不融洽而離婚。年齡三十以上四十未滿,要再尋找下一春,恐怕除了婚友社,只能靠老天爺會不會不小心踢翻櫃子掉下禮物。然而她接二連三任的新男朋友在短短幾年內接連出現,大多都是因網路而認識。赫然發現,原來我腦袋想的那群老古板,其實也很會善用年輕人的玩意。

但是現實生活上,人們或許就冷漠多了。或許多了幾層武裝自己的保護傘,在人口漸多的城市似乎沖淡了人們的熱情與包容力,只有當可以戴著面具假裝著另一個人的時候,才會試著敞開心胸聽聽彼此的內心聲音。然後,這世界的溝通模式漸漸改觀,人類行為學開始改寫,當電腦網路開始攻佔人類文明的同時,究竟該隨著這浪潮半推半就的跟著前進,還是屹立不搖的堅持傳統?

直到有一天我連「健康」的「康」都想不起來怎麼寫的時候,我就發現我中了文明社會的計謀了。

幾個月前的某一天,遇到了某位仁兄只能對著電腦正常地與我溝通的那個下午,我終於投降去試著去看清楚什麼叫做「撲浪」,FaceBook到底是什麼鬼玩意,google為什麼有這麼多有的沒的社群……。就好像被大浪襲擊後,載浮載沈摸不著頭緒一般抓著浮木,期望下一個世紀不會被淘汰。但究竟會淘汰我,還是電腦另一端的他,我跟五十年前的人們一樣無法猜測。

所以,各位好朋友們,我現在跟Facebook還不熟,對「撲浪」還沒認識,跟myspace只有照過一次面。你們的熱情我都看到了,但我在萬般摸不著頭緒的狀況下,常常跳出錯誤的頁面,對於許多待回應的訊息只好暫時「視而不見」。或許有朝一日,我會跟他們混熟,也或許我會是被浪水淹沒的那一群人,但在我還有一口氣的時候,我仍會使用我僅存的一點智商,去對抗文明社會的到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sminesu 的頭像
Jasminesu

驢子檸檬草

Jasmine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