囉唆女,實驗室之新研究助理是也。聒噪多言,被害妄想,好讀paper,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暢談。

        今天接近中午,我正認真比對coiled-coil domain時,忽然感覺到背後有股涼意,正要轉頭,一隻重重的手便拍在我肩上。「沒什麼,我只是想要跟妳說,我很感謝妳…」囉唆女的告白,讓我嚇到臉色發青。要感謝的人太多了,那就謝妳吧!什麼跟什麼阿!我被弄得一頭霧水的,她老大倒是發表完感謝詞之後便悠悠地走回她的辦公室。

        什麼跟什麼啦!到底有誰可以跟我說我做了什麼?我連忙抓了距離我最近的棉花糖問個清楚,我到底是做了什麼?

        「妳做過什麼妳應該最清楚吧!?」棉花糖的眼睛又飄回他自己的螢幕。

        我?我真的沒做過什麼啊~我甚至開始懷疑她說的”感謝”其實是反話:謝謝妳唷,看妳做的好事…。因為我左思右想,除了上上個月提供給她阿茲海默氏症的資料之外,我應該都在背後說她壞話,什麼好事都沒做過啊~(是的,我背後說她壞話,但是我只跟好姊妹講,沒透露過給任何認識她的人…)果然做賊的心虛,頭上三尺有神明。(第一個領悟)

        然而我在經過中午一頓燙死我的大餐後,什麼謝天謝地的致詞已經拋諸九霄雲外。正當我又回到滿坑滿谷氨基酸序列大海撈針時,她大姊又飄進實驗室問起棉花糖知不知道一本叫做「厚黑學」的書。我雖然見識不多,但至少知道厚黑學講的是什麼鬼,心裡想的是這老大大概被害妄想症又復發了,不過看在棉花糖這麼認真的回答她,我也不想自找麻煩,假裝沒聽到才是上策。(第二個領悟)

        午後,棉花糖轉過來悄悄地問我,囉唆女問厚黑學的用意是什麼。呃…最近常在腦力激盪,但這麼深奧的問題我有解答才真的是見鬼了。不過膽小如我,照著我的思維套用在囉唆女上,我想她大概沒這麼勇猛會對著她認為的兇手暗示才是(第三個領悟),所以我腦袋中的黑名單從原本的師母、棉花糖、google男和白目學弟,馬上踢掉棉花糖,嘿嘿~福爾摩司認真做了筆記……

        然而你以為今天的好戲結束了嗎?不不,當我正開始餓女附身想覓食的時候,突然聽到夾雜在愛樂電台悠揚音樂背後有厲鬼的詛咒聲……,囉唆女開始放話了。

        嚇!最近天氣冷多變化,保養心臟是上策(第四個領悟)。雖然聽不清楚囉唆女到底說了什麼,但棉花糖倒是一句也沒吭一聲,然後囉唆女就大搖大擺擺回她的辦公室。而棉花糖也不動聲色,還是笑笑地回到座位繼續看paper。但我時在看不出來棉花糖到底對囉唆女做了什麼不仁不義的事情,依稀記得以前囉唆女對我抱怨過棉花糖,但抱怨內容一概被我歸類為被害妄想症症狀,因為我認為我所認識的棉花糖應該不會做這些行為阿~

        事情演變到這邊,一切從原本的地下化浮到台面上來了。(以下文章馬賽課處理...預知詳情MSN敲我即可)

Jasmin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bagelya
  • 如果你嫌纏你的鬼不夠多 你倒可以去跟棉花糖談個心<br />
    <br />
    念在我們是多年好友的份上我不得不提醒你<br />
    倒楣鬼比豬神餓鬼小氣鬼更死纏爛打<br />
    不要怪我沒跟你說<br />
    <br />
    哈哈哈...
  • RedClass
  • 但棉花糖會不會以為我跟囉唆女有一腿啊?<br />
    唉唷~好複雜喔...<br />
    <br />
    題外話,棉花糖好像又惹太座不高興了<br />
    我應該推薦他去拜拜嗎?<br />
    *3<br />
  • bagelya
  • 您這個人還真是古道熱腸ㄝ*1<br />
    *3